中新社香港4月20日電 (吳鐘春)自19日起、一連三日,楊麗萍再次讓“孔雀”在香港翩翩起舞。這位知名舞蹈家說,“只要活著,舞蹈就可以一直跳下去。我不會留戀舞臺,但如果舞臺需要我,我就會留下來。”
  “不要一天到晚說上臺、散台。舞蹈無處不在。我站在大樹下可以跳,在河邊也可以跳,不一定非得在舞臺上跳。舞臺的空間太小了,海闊天空哪裡不能跳?”接受採訪時,做了一個扭動身軀動作的楊麗萍說,“我坐在這裡其實也是一種舞蹈。”
  “舞蹈給了我太多,讓我精神得到安撫,靈魂得到寄托。”不過,找個山清水秀之地種花弄草,是她的最大心愿。
  舞蹈的靈感源於自然
  自19日起,楊麗萍和她的團隊在香港文化中心演出大型舞劇《孔雀》。《孔雀》分為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個篇章,圍繞著人性展開,講述愛和奉獻、欲望和迷惘、時間的永恆。劇中主角的名字都是源於梵文,頗有宗教意味。
  演出的空隙,記者採訪了她。站在記者面前的楊麗萍,一襲靛藍色的民族風長裙上朵朵紅花映襯著主人的美麗。50多歲的她皮膚白皙,身材瘦削,一頭黑髮如瀑布般濃密,指甲如蟹甲蘭般纖長,舉手投足散髮著一種空靈的氣質。
  憑著一曲《雀之靈》紅遍大江南北的楊麗萍說,自己希望能學習孔雀的精神,像孔雀一樣美麗、高傲。每次在臺上跳《孔雀》,就像演繹了一遍人生。“生命短暫,也很無常。不過我很坦然面對生命的歷程,就像鮮花會枯萎,每個人都會衰老、死亡。”
  這部作品(《孔雀》)的靈感源於自然,楊麗萍說,“我用畢生時間尋找和吸取自然的能量。從自然界里,我看到毛毛蟲蛻變成蝴蝶,流水流淌不止,萬物周而複始,可以悟到很多人生哲理。”
  楊麗萍淡淡地說,跳舞最原始的感覺告訴她,舞蹈不是用來突破或者拿來獲取成功的,舞蹈於她而言,已成了一種生命的需求,而不是表演。
  “看到太陽,我就很自然地想贊美它。我只想透過作品,闡述我對生命、人性的感受。我的舞蹈其實很簡單,沒有太多高難度的動作。盡心儘力地跳好舞,已經是最好的狀態。”她說。
  如今在舞臺上淋漓盡致詮釋生命熱情的楊麗萍,並非天生性格如此。“我先天個性比較內向,以前很害怕外界,喜歡獨處,不喜歡表演。”楊麗萍撩動了幾下頭髮、微笑著面對著眼前的熒光燈說,“以前在村子生活時,我經常會拘謹甚至羞澀。是舞蹈讓我變得活潑,發掘了我性格的另一面。”
  最大的心愿:山清水秀之地種花弄草
  採訪楊麗萍的當天,記者還見到了被外界視為楊麗萍的接班人——小彩旗。15歲的她長髮及腰,安靜地坐在楊麗萍身旁,“齊劉海”底下撲閃著一雙大眼睛。
  對小彩旗,楊麗萍贊賞有加。“這孩子對舞蹈的感覺一歲多就體現出來了,那時只要我排舞,她就不肯睡覺,陪著我到天亮。而且她有的天賦我沒有,比如轉圈轉幾個小時,換我早就暈了。”
  談及此處,眾人把好奇的眼神轉向小彩旗。一旁的小彩旗說,轉圈就跟打坐一樣,能讓她感到心靈平靜。
  舞者各有個性,楊麗萍說,“我從來沒有對她(小彩旗)說,她一定要跳孔雀舞。”
  對新人滿懷希望的楊麗萍,希望年輕人學習祖先留下的精神,再加入自己對自然、生命和天地的感受和認知,創造出屬於自己的舞蹈,而不是簡單地模仿自己的動作。
  幾十年的歷練、感悟,楊麗萍已把孔雀舞演繹地爐火純青。但談及最大的心愿時,眼神里閃爍出歡欣亮光的楊麗萍說,“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來,種種花草。”(完)  (原標題:舞蹈家楊麗萍的心愿:山清水秀之地種花弄草)
創作者介紹

esgdiofgceh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